新闻动态
快捷通道
 
  • 欢迎访问天津市烈士陵园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新闻动态 >新闻中心
感动!他守护烈士36年:我要为他们找到亲人!
作者:admin 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    点击数:2347     更新时间:2020/04/21

天津烈士陵园,苍松翠柏,静谧肃穆。一座高31米的花岗岩革命烈士纪念碑在阳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。

陵园文管部部长顾连成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,他已经在这儿工作了36年。

1984年,22岁的顾连成开始在天津烈士陵园上班,负责园林绿化。他没有把这当工作,而是当一份责任。每逢天津战役胜利日的1月15日和清明节,都会自己祭奠烈士。

陵园安葬烈士6918名,安葬天津战役烈士骨灰4190名,(其中无名烈士2994名),建国后烈士骨灰414名,在日殉难烈士劳工骨灰2314盒。

 

顾连成把烈士家属寄语一张张挂在追思树上 (摄影 杨博)

 

血战津门,战事匆忙,许多烈士都是就地掩埋,捧土为墓,削木为碑。

最让顾连成难过的是,这些烈士有的有骨灰,有的只有一个名字,很多连名字都没有。

他们牺牲的时候都很年轻,大部分没有子女,不知道家庭信息。很多烈属也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怎么牺牲的、埋葬在哪里。帮助无名烈士找到名字,找到他们的亲人,成了顾连成心中的大事。

2019年4月2日上午,顾连成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对方说想要找烈士刘振义的骨灰,原籍是内蒙古敖汉旗。

顾连成赶紧找出烈士资料,发现确实有刘振义烈士的骨灰,但原籍是辽宁省新东县,并不是内蒙古。

烈士家属灰心了,毕竟七十多年过去了,也许是重名了。但顾连成没有放弃,他仔细查阅烈士资料发现,跟刘振义一起牺牲的烈士里面,有的原籍是内蒙古的。

他又查找了两地的地方志,终于发现辽宁省新东县1948年曾合并辽宁省新惠县,1949年辽宁省新惠县归属合并于内蒙古敖汉旗。顾连成激动地立刻拨通电话:“我把爷爷找到了!”

顾连成擦拭烈士牌位 (摄影 杨博)

 

2018年农历大年初四,顾连成又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自称叫郑金峰,是烈士的后人,想寻找姥爷金昌珠的骨灰。

顾连成觉得名字有些熟悉,他记下对方提供的烈士入伍时间、牺牲时间等信息,挂掉电话立刻开始查找。

他一边从中华英烈网上梳理信息,一边和陵园保存的英烈名录比对,结果显示,郑金峰要找的和馆里存放的黑龙江籍朝鲜族烈士金昌珠就是一个人,他兴奋地跑到馆里,“金昌珠爷爷,您的后人找到了!”

金昌珠祖籍黑龙江省尚志市,1924年出生,牺牲时年仅24岁,那时烈士的女儿,郑金峰的母亲刚满6个月。

两年前,郑金峰的母亲因病去世,老人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自己父亲的骨灰。帮母亲了却遗憾成了郑金峰必须完成的使命。

大年初八,郑金峰接到了老顾打来的电话,“找到了!来天津烈士陵园认亲吧。”郑金峰挂掉电话,这位曾经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不禁潸然泪下。

顾连成向烈士灵位鞠躬 (摄影 杨博)

 

时间久了,很多人都知道顾连成,不管烈士是不是牺牲在天津,他们都会找他帮忙查找,他也从不拒绝。

在家属们的眼中,顾连成既是英魂的守护者,也是家属的贴心人,他是很多家属心中的“大哥”。 

2019年,陵园为每一位烈士制作了英灵牌,首先从新中国成立后烈士馆开始推行。409块牌位整齐地排列,足足有一面墙,每一位烈士的事迹、牺牲时的年龄,老顾都如数家珍。

陵园风大,经常开窗也增加了顾连成的工作量,他每周都要把烈士骨灰格逐个擦拭一遍,擦拭前,都会向烈士灵位深鞠一躬。

顾连成擦拭烈士骨灰格 (摄影 杨博)

 

如今,顾连成已经58岁了,但他每天都不愿意闲着。

他带着同事们一起核对了天津战役烈士骨灰1196名,新中国成立后烈士骨灰414名,在日殉难劳工烈士骨灰2314盒,校对天津市烈士英名录第一、二辑13528名烈士信息,用百家姓在全国英烈网上搜索整理了天津战役牺牲烈士信息1708名,接待烈士家属查询150户,为天津战役牺牲的32名将士和1名在日殉难劳工找到了亲人。

他想在退休前,把天津战役烈士名录整理完毕,再把在全国牺牲的天津籍烈士信息搜集完整。

“即使有一天我退休了,为烈士寻亲这件事也不会放下。现在我们馆有更多年轻人加入到队伍中,这份使命将会一棒接着一棒地传下去。”


来源:天津市退役军人事务局